毛哲说

2018-10-02 01:34

对于田明的比喻,毛哲认为,灿星方面用这样的措词来形容一个基于国际通行做法而签署的商业协议以及由些引发的争议,是不太恰当的。“一个对自己有较高期许的公司、一个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士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形容自己曾参与其中、并由此获益不菲的商业合作。”毛哲说。

人民网北京7月6日电(唐平) 7月4日晚,关于“中国好声音”节目中文名称的归属纠纷有了新进展——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宣布,驳回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灿星)的复议请求,责令灿星停止使用含“中国好声音” 、“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及相关注册商标。7月6日,人民网娱乐记者独家连线到涉及此桩官司的另一方、浙江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德影视)。唐德影视宣传总监毛哲表示,这一裁定为中国电视综艺节目的模式保护划定了一条清晰的界线,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据透露,版权所有方荷兰talpa公司明确表示将集全球《好声音》节目的精华一起共同打造一档全新的《中国好声音》,盲听盲选、转椅等模式精华将继续保留。

据毛哲介绍,荷兰talpa公司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裁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talpa公司已于5日发布了一份声明,其首席执行官pim schmitz表示:“法院对灿星复议申请的驳回,不仅增强了我们对中国司法系统在支持和保护知识产权上的信心,更进一步坚定了talpa深耕中国市场的信念,让我们对于中国创意文化产业的未来发展满怀希望”。

毛哲坦承,唐德的《中国好声音》节目今年的确很难与观众见面,但好在唐德影视与荷兰talpa公司签署的协议是“5年四季”,错过一年固然可惜,但客观上这也给其筹备这档全球知名、万众瞩目的节目创造了更多的时间。“我们相信,以唐德影视在业界积累的经验和资源,以当今中国电视制作市场上储备的各路英雄豪杰的智慧和创造力,我们一定会在明年推出一个制作更精良、模式更新颖,让人耳目一新的新一季《中国好声音》,我们也一定会获得应有的市场回报”,毛哲信心满满地说道。

7月4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灿星的复议申请做出了最终的裁定,全面驳回了灿星公司的各项复议陈述,维持了该院此前做出的诉前行为保全裁定。对法院的这一裁定,唐德宣传总监毛哲表示欢迎,“我们认为这一裁定为中国电视综艺节目的模式保护划定了一条清晰的界线,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实际上,唐德和灿星的版权纷争并不止于这次仲裁。据悉,唐德影视近日正式起诉了灿星,要求灿星停止使用“中国好声音”的名称和节目录制,并索赔5.1亿元。对于这一笔听起来近乎于天价的索赔费用,毛哲详解其构成是基于“中国好声音的收益、我们的投入等综合判断的”。那么,唐德的投入费用又是从何计算而出?毛哲向记者介绍称:“除了荷兰版权方6000万美元的授权费之外,还包括因为对方的侵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给我们在筹备自己的正版节目时造成的诸多不便,并由此导致的商业上可能的损失。”毛哲进一步强调,综艺节目都有生命周期,时间就是金钱,“对方的侵权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延缓、干扰了我们的筹备工作,对于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公众公司而言,这也是一种巨大的损失。我们提出这样的赔偿请求也是对我们的股东负责、对广大股民负责的一种无奈之举。”

关于唐德影视方面即将研发制作的新一季《中国好声音》,唐德影视表示已经与荷兰talpa公司方面的专家团队进行了多轮讨论,荷兰方面明确表示将集全球《好声音》节目的精华一起共同打造一档全新的《中国好声音》。“因为很多事情还在筹划中,现在还不便透露诸多细节,到适当时候,我们将推介我们焕然一新的节目。我们相信原有节目中的亮点,如盲听盲选、转椅等模式精华将继续保留,但新的创造点的加入会令节目更富悬念、更为精彩”。

裁定结果出炉后,灿星制作总裁田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好声音》这五个字完全是中国人的,是由浙江卫视发明并拥有的节目名称。对于“浙江卫视发明并拥有的节目名称”的这一说法,唐德影视坚称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好声音》这个节目名称是属于版权方的,这些证据包括合作双方的合同约定、过去四年发生的一些事实等等。

毛哲用时间轴的形式向记者回溯了关于灿星与荷兰公司方面协议有效期问题的几个重要时间节点。2015年10月8日,按约定,第四季《中国好声音》播出完毕后,双方关于《中国好声音》版权授权3年的合作自然到期。随之,双方按原合同的约定就灿星方面优先续约至2018年的问题进行了为期2个月的谈判,在原约定谈判期结束双方却没能就价格问题达成一致的情况下,荷兰talpa公司又与灿星文化额外进行一个月的谈判,最后仍然无法与灿星达成合作协议。再之后,荷兰公司方面才找到了唐德影视,双方在洽谈后迅速达成了合作协议。

据悉,唐德影视今年下半年就会准备制作一档以“好声音”为主题的真人秀节目,按照行业内的制播周期,该节目今年不太可能制作播出。这样一来,不少业界人士担心这对唐德影视来说边际成本就很大,如果没有影视剧支撑,花那么多钱买的综艺版权很可能就等于砸在手里。

关于《中国好声音》的内核在哪里,节目最终成功的基石是什么,双方也有不同的判断。田明认为,观众们收看的主要内容来自于中国创作,节目讲述中国故事、中国文化、传递了中国梦,节目核心是它的价值观,根本不是一个转椅可以替代。毛哲则代表唐德影视发声:“我们只想说,假设没有荷兰talpa公司把这个节目模式创造出来,假设荷兰talpa公司没有把这个节目模式授权给中国公司,在中国又何来这样一个成功的电视节目?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电视节目,在中国又岂会有这样一个节目名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说的不正是这个道理吗?况且,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成功的节目模式,灿星公司哪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在这样的时刻,我觉得所有4年来从这个节目中受益的社会各方都应该扪心自问,自己的所言所行是不是称得上厚道。”

毛哲强调指出:“香港国际仲裁中心6月22日做出的部分裁决中也明确,荷兰talpa公司与灿星公司的合作于2016年1月8日终止,我们与荷兰talpa公司则是于2016年1月28日才签署了授权协议。应该说,唐德影视无意抢别人的生意,但是现在我方既然已经与荷兰方面签署了合同,我们也不希望他人侵犯唐德影视的合法权益,尤其是不能容忍他人明目张胆地盗版”。

面对唐德影视声索的高达5.1亿元的赔偿,田明在接受某知名财经媒体时曾表示,唐德影视对节目名称根本就没有权利基础,灿星和talpa的协议要延续到2018年。田明还打比方称:“好比在事实的婚姻中,我们还没有离婚,唐德就宣布跟talpa结婚了,并且还要诉讼争夺家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