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原是一楼的房东放杂物的地方

2018-06-29 04:30

刚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的杨亮、秦杰明合租岑村的出租屋,被间隔仅半米到一米的六七层楼房,常年见不到阳光,空气流通不畅,阴暗潮湿,晾在窗户防盗网上的衣服,常年晾不干。

中新广东网8月4日电 7月毕业季中的忧伤,对于终于在广州找到一份工作的大部分大学应届毕业生来说,遭遇了走向社会的第一道难题———找房子,因为单位基本是不提供住房的。随着广州城中村的日渐消失,可供毕业生们选择的住房房租越来越高,房源越来越少。

同样刚从广东省岭南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薛欣,入职仅半月,但找房却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几乎跑遍了整个芳村。一个多月的奔波后,薛欣终于从朋友处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每月1200元,且远离自己上班的公司。

对房租上涨最有感受的是满堂红、中原地产等中介公司。五羊新城路口满堂红的黎先生告诉记者,据他们统计,今年广州房屋的空置率与流动率比去年下降了60%至70%,房租则上涨了20%,“也就是说去年可供租客选择的房子一般有五六套,但今年只有一两套。”

刚从华南师范大学毕业的程丽莹。她毕业后在学校找了一份办公室文员的工作,是合同工,一月工资2000多,她在学校东区找到一间地下室,这原是一楼的房东放杂物的地方,但现在几间地下室都租出去了,六七平方的房子租金要500元,而且要一次交清半年的租金。小程说,她很满足,因为毕竟学校相对安全,上班又不用挤公车。

中原地产的张先生告诉记者,除通胀因素外,广州市大规模的城中村改造是导致目前广州房源紧缺、房租上涨的主要原因,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只能选择更远离市中心的地方。

“三旧”改造计划如果顺利推进,年轻人租住的出租屋将悉数拆除,高档写字楼将彻底捣毁城中村的积水、阴暗、潮湿、贫穷,以及“蜗居”一族的梦想。令人忧虑的是,随着广州市城中村改造计划的推进,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将面临着在市区无房可租的困境。(宗禾)

薛欣告诉记者,7月份广州大批大学生刚出来工作,急需租房,因此很多房东便趁机抬高房租。不少房东将出租屋内的家具全部清空,用这样的“裸房”放租。当问及床铺家电时,房东回答:“床可以给你,要家电的话,每个月多交300块”